第七十六

21章后报复性脑洞五

        这次是李泽言,话说,这里怼怼估计不会看到楼底下躺尸的悠然,因为在下觉得怼怼的办公室不说在顶楼,起码也不会在三楼以下吧?而怼怼没有Ares那有多又方便的能力,不能瞬移到楼下,所以他无论是坐电梯还是跑下去,估计到了的时候悠然已经被白起飘起来通过许墨的空间折叠送去急救了,Helios估计也跟着跑过去了,到楼下最多能看到一滩血,虽然 @浮香飘梦 少女提到的因为忘记忘记叫救护车导致失血过多狗带也很带感,不过介于悠然这里是速死让记忆秒回的,灵魂更是早就被黑悠送走了,所以还是放他们一码吧,已经够惨了_(°ω°」∠)_


        而且难过情绪已经彻底结束了,所以……怼怼这里估计会变得很沙雕_(°ω°」∠)_,帅气是恋与的,OOC是我的。


        *私设李泽言跳跃时间线后是直接进入此时间线自己的身体里,并有一部分这个时间段的记忆,但不完全。


        李泽言最近有些苦恼,一个多月以前他用evol救了一个女孩,她叫悠然,李泽言觉得这女孩不仅人好看,名字好听,越看越喜欢!李泽言觉得单身了这么多年后,他可能对一个小姑娘一见钟情了⁄(⁄⁄•⁄ω⁄•⁄⁄)⁄。他主动要了悠然的名片,想着等最近这些糟心事都解决了就去约她!


        最近恋与市的动乱终于结束了,那些背后的势力也清理的七七八八了,李泽言的约人计划还没来得及展开就遭遇了夭折——悠然主动偶遇他了。


        “李泽言你也在这里啊,好巧!我也特别喜欢souvenir的东西!”


        李泽言手急眼快地扶住因为多久了又突然站起来而有些踉跄的悠然,忍了忍把溜到口边的一句“笨蛋”给憋了回去,这是他们今天第三次偶遇了,第一次是早上在华锐楼下她是看到他的车就直接过来“偶遇”了,尬聊十分钟后以他去停车为结束;第二次是在他结束那个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了的影视公司的节目后她连忙结束了与门卫的闲聊跑到他身边说了“哎呀,又见面了!”尬聊二十分钟,被魏谦的会议提醒打断;第三次就是现在,他远远看到她蹲在souvenir的门口,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在打瞌睡,他走过来站在她旁边看了十分钟后,她惊醒过来然后强行说“好巧”


        李泽言觉得他一见钟情的姑娘是在泡他!


        “进来吧,我是souvenir的老板”


        女孩一脸“你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的表情让李泽言的心情很是愉悦,这种被心上人认真了解过,并努力来偶遇追求的感觉真好,他忍不住想要再多享受一下这段时光。


        “想吃什么?”


        “诶?可以点吗?我想吃布丁”


        李泽言这次没忍住,脱口而出


        “笨蛋!布丁能当晚餐?”


        话才出口李泽言就有些后悔了,悠然既不是他的下属,也不是他的合作伙伴,而是他的心上人,但他怎么总是控制不住想要去指点她、教导她、督促她呢?忍不住向她投去了探究的眼神,难道悠然是招怼体质?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怼一怼?


        最终李泽言除了晚餐还是给悠然做了布丁,看着女孩吃着布丁心满意足的样子李泽言突然想就这样给她做一辈子的布丁。


        “这次出差我给你带了礼物,要猜猜看是什么吗?”


        “骆驼!”


        女孩不假思索的回答让李泽言愣住了,忍不住再次探究地看向女孩,她怎么知道他送的礼物是骆驼?


        打开的礼物盒中精致小巧的羊毛毡骆驼脸上夸张的嘲笑表情让李泽言觉得骆驼真讨厌!


        昨天到今天李泽言都没有“偶遇”悠然,是有事么?还是出门了,下班直接约她吧,李泽言让魏谦去预定一束玫瑰,他不想再“偶遇”下去了,他想她以女朋友的身份来他办公室直接找他!沉浸在对未来的规划中的李泽言不经意抬头看了一眼,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窗外,熟悉的身影直直坠落,他甚至看见她在对着他微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潮水一般的记忆就将他淹没!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不会再失去你第二次。 没有什么可以再伤害你。”


        他是不是总是在迟到?李泽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到楼下的,悠然已经被带走了,只剩下一滩被人围着指指点点的血迹,身后传来花店送货员和前台说话的声音


        “你好,这是你们预定的999朵玫瑰,麻烦签收一下。”























不不不,怼怼不能就这样结束,结束在这里的话简直完成最虐的了,所以再加几段!












         上一秒还绝望到内心一片死寂的李泽言,下一秒脸上却浮起十分的无奈


        “这一次是在华锐跳楼么?该说勇气可嘉么?”


        自从第一次在未来时间线里遭遇悠然的死亡事件开始,李泽言这是第两百七十二次来到未来时间线了,也是第两百七十二次直面悠然的死亡现场。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黑悠然诱导Ares或Helios误杀,另外三分之一是在白起值班的时候报警自杀,花式死在白起面前,最后三分之一是在Ares、Helios和白起三个都在场或两个在场的情况下来个意外死。再多的绝望都被折腾到麻木了,不过李泽言没想到这次自己居然也在死亡现场……黑着脸盯着那一片血色,李泽言很想知道这次的时间线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而悠然又误会了什么,能刺激着黑悠然这次选择到华锐大楼跳楼作为报复!


         这么多次的跳跃时间线,他隐约能猜测到黑悠然想干什么,现在他需要先去找到那三个人,想要找到悠然还需要他们的能力。这一次必须解决黑悠然的问题,他不希望再下一次时间线里悠然会直接死在他怀里,那种崩溃让他们三个自己体会就够了!












         后面的李泽言是过去的李泽言,此时的心情大概就和spn里在重复的一天里不停看着迪恩花式死亡了两百多次的山姆差不多吧_(°ω°」∠)_


瞎唠叨

好想跳过怼怼不写直接跳到悠然那边啊,这个大型报复现场感觉怼怼特无辜啊,除了说了一句“你是谁”以外,怼怼这里就没有虐了,甚至可以算是看完三个猪蹄子后的安慰了_(°ω°」∠)_

而且剧情里中途那个换了衣服的立绘完全无法忽视啊,这还要涉及时间线个过去的怼怼么?在下智商不够用啊(T▽T)

但写了三个空一个简直浑身难受,在下还是去闭关修炼下脑洞吧_(°ω°」∠)_


21章后报复性脑洞四



这次写许撩撩Ares


但在下对许撩撩这次脑洞只有一个画面啊,因为哪怕看着被掐脖子也没有多少愤怒感,大概是许墨变Ares后已经习惯他这么凶残了?_(°ω°」∠)_不过在下终于知道狗叠上一次剧情为什么要让许墨眼睛受伤然后悠然在他眼中的色彩也退去了,他们早就想玩失忆了吧!不然有色彩的悠然出现在黑白的,老阿绝对会在她出场就变许墨,嘴上身上怎么做都不妨碍内心软成一片,无论开头是抱有什么目的,靠近悠然后的Ares最终都会变成许墨,色彩是最后的诱饵,所以要是悠然不褪色,这次剧情更新老阿这里虐不起来啊,严重怀疑掐脖子会变摆拍或者囚禁_(°ω°」∠)_


许墨本身的能力是是复制,说不定抗性要大点,所以……


*私设老阿记忆分裂,许墨有悠然老阿没有


许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意识昏沉无法动弹,所有地感官都像套上了一个套子,迟钝而模糊,忽然,禁锢如同潮水一般消退,手上传来温热的细腻的触感,还有着奋力挣扎着跳动的脉搏,耳边似乎有熟悉的声音,悠然?


眼前光线咋一亮,许墨看见了悠然,以及……掐着悠然的自己的手,什么情况!?


Ares并不在意手中女孩的挣扎,她弱小但尚有利用的价值,不过要是太不听话的话,也没有留存的必要,但手却没法再握紧,就像大脑下达了两个相反的命令,疑惑中Ares干脆顺着女孩那微不足道的能力松开了双手。


两份记忆,许墨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大脑储存了两份记忆,一份带着些许跳跃的色彩,恍若蝴蝶飞舞过的痕迹;一份纯然的黑白,毫无生机,连眼前的视野也是分割的两份,一份是他很久没有再看到过的彩色的悠然,坚定的眼神就像两簇火苗,熠熠生辉,美极了!一份是自从那一天后就彻底褪去了色彩的画面,悠然依旧是那个悠然,他的小蝴蝶,但他知道,这个悠然对那份只有黑白的记忆来说毫无吸引力。但无论如何,要让悠然离开,越远越好!


Ares看着窗外女孩跌跌撞撞跑远了的身影,那一瞬间染上色彩的背影让他觉得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他甚至能想象出拥抱着那抹炽色会是怎样的温暖……不是想象,是回忆的感觉!


许墨无法影响身体的行动,就像他这份记忆没有加载进系统,所以没有操作权限,但每次Ares遇见悠然的时候,许墨的记忆就能像入侵的病毒一样一点点在Ares的视野中染上色彩,就像是往黑白的沙瓶里灌彩色墨水,Ares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记忆的分裂,他知道另一份记忆大概是认识Queen的,所以每一次看见Queen都会有些许色彩遗落出来,直到Ares在一次战斗构建了梦境见到了那份名为许墨的记忆l,遗忘的色彩瞬间浸染了黑白的过去。


“悠然,我的小蝴蝶”


远远地看着悠然与朋友谈笑着走在大街上,Ares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现在还不可以。


一切结束之后,给Helios清理BLACK SWAN提供了不少帮助的Ares终于能去见他的小蝴蝶的,但他所期待的见面绝对不是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看着他的小蝴蝶如折翅一般从眼前跌落!


Ares想用空间折叠转移悠然,但就像是被某种力量消除了一般毫无作用,Ares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把自己传送到悠然的下方想要接住已经被白起的风减缓了速度的悠然,但悠然却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拉动了一般,在前面的Helios躲开后跌落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刺目的红色张牙舞爪地扩张着面积,Ares第一次觉得红色是这么的讨厌。


画家最终还是失去了他的蝴蝶。






写得特别短,因为在下就一个让Ares看着彩色的悠然变成一片红色的脑洞,而且老阿那智商,在下写不出来啊_(°ω°」∠)_,就这点写完自己都没敢仔细看,感觉哪都是漏洞和逻辑错误,最重要的是时间久了,看21章已经没多少感觉了(T▽T),大家凑合着看吧!


21章后报复性脑洞三

21章后报复性脑洞三


       这次是写敏捷躲开高空坠物的无辜路人Helios,对周棋洛了解不多,约会基本没开,他的SSR也只有两个,还有一个是刚到手的,对Helios模式下的就更不了解了,所以高还原什么的,不用想了,不OOC到天际在下就已经很满足了,看了几次21章里洛洛的剧情,总有种周棋洛还记得悠然,但他不得不逼迫她尽快成长起来的感觉,但这里就设定周棋洛是确确实实忘记悠然了,不然真的就把洛洛虐惨了,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在遭遇高空落物的时候先去看落下来的是什么然后再去躲避,接掉落小孩的那些都是看见掉落才去接的,这里洛洛在躲开之前真不知道是什么砸下来了_(°ω°」∠)_


        Helios最近在查一个人,一个女孩,一个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的女孩。


        无论是第一次见面就叫破了他的身份,还是之后救了她后他自己莫名其妙的对她的紧张感都让他觉得这个女孩绝对有问题,直觉告诉他他绝对不能无视这些异常。

所以当一切结束,BLACK SWAN倒台,又没有重新出道的Helios暂时成了一个有着大把空闲时间的无业游民,他准备好好调查一下当初的那个奇怪女孩。


        但Helios万万没想到现代社会居然还会有网上完全查不到的人,说真的,因为当初他自己把监控系统黑得太彻底了,所以他用来检索她的图像还是他自己手动画的,Helios由衷地觉得要是他还没息影,那远哥可以往他的人设里加个天才画家了ヽ( ̄▽ ̄)ノ


        Helios没能从网络上查到女孩的任何信息,女孩的存在就像被格式化了一样,干干净净,一片空白,连监控拍到的影像都只有这几个月的,因为监控没有声音,而那个女孩这几个月又没有做过什么登记办过什么卡或证件,所以Helios至今不知道女孩的名字,他悄悄把那女孩称为薯片小姐,因为他在监控里看到了她很珍惜地买下了某个口味仅剩一包了的薯片,那表情看上去既怀念又遗憾,还有些悲伤,他想她一定很喜欢很喜欢那个口味的薯片,正巧,他也很喜欢!


        这一个月Helios发现观察薯片小姐的日常就像再看一个搭讪大戏,薯片小姐总在不留余力地搭讪着那个影视公司下到门口保安,上到代理负责人,还左右兼顾各种合作对象,他他也终于从那些被勾搭对象的手机里知道了薯片小姐的名字——悠然,同时通过黑掉那些人的手机,喜滋滋地看上了有声电视。


        但渐渐地,Helios发现看着监视器中的薯片小姐他一点也不开心,因为薯片小姐她也一点都不开心,她与那个悦悦、顾梦、安娜他们一起逛街时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但当那些人背过身时薯片小姐看着她们的眼神悲伤得就像快哭了一样,而当她假装是那个制作人的同学和制作人的姑姑们通话时,她一直在默默地流眼泪,Helios看了那么久的监视,他很清楚的知道薯片小姐一定早早就认识那些人,甚至她本来就是那些人的朋友、亲人,但他们忘记了她,甚至于她也认识自己!Helios想起的当初她一口叫出他的身份,说他们见过但他却毫无记忆,那么他是不是也忘记了什么?


        Helios怀疑过这事不是evol的原因,就像他自己的能力那样,让所有人遗忘掉一个人,看着薯片小姐越来越沉默,她甚至给自己幻想出了一个叫黑悠的朋友,Helios经常看到薯片小姐自言自语地和那个“朋友”对话,有时甚至拿着手机做伪装,但他知道那个手机根本没有接通。


        Helios没法再这样隔着屏幕观察薯片小姐,他开始各种乔装悄悄尾随薯片小姐,他想要找回关于薯片小姐的记忆,哪怕找不回记忆他也要重新认识她!他不想再看着她只能和一个不存在的朋友吐露心声!


        但他又不敢直接出现在薯片小姐面前,一是因为BLACK SWAN还有极个别死忠在外逃,他的身份并不十分安全,他不想给她带去危险,二是当初因为莫名地担心,他以近乎逼迫的方式让她突破自己,甚至真的差点杀了她,他很担心出现在她面前她会害怕他,而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害怕的眼神。


        Helios开始考虑赶紧干掉漏网之鱼,然后重新以周棋洛的身份,光明正大地走到薯片小姐面前和她分享他们两都喜欢的那个薯片,然后重新介绍他自己,如果她知道周棋洛=Helios并还是怕他的话,他就说Helios只是他的次人格,就像薯片小姐的黑悠一样,Helios之前干过的事他一点都不知情,他本人很温柔哒!ヽ( ̄▽ ̄)ノ


        越想越越觉得可行的Helios开始行动力满满地投入了清除BLACK SWAN外逃人员的大业。


        当Helios终于把危险因素都清除了重新回归周棋洛身份后就迫不及待地定位薯片小姐的位置,想要制造一个偶遇,一看那个在华锐办公楼的定位周棋洛猜想薯片小姐大概是又去和李泽言偶遇尬聊了,说不定还会被怼得很惨,大大地叹了口气。


        “还是让我周棋洛来当薯片小姐的超级英雄吧!” 他可是努力收集对比了很多薯片小姐搭讪尬聊过的人一些不对劲的记录和数据的,他会帮薯片小姐一点点找回自己的存在的!


        捏了捏手中的薯片,首先要去和薯片小姐分享他们共同喜爱的薯片,然后向她再一次介绍自己。


        过于专注的周棋洛感觉到头顶一阵劲风袭来时只来得及敏捷地躲开,还没来得及回头查看,突如其来的记忆淹没了他。


        被争抢的最后一包薯片,只差一张的英雄卡,一起走过的街道,一起看过的美景,背着远哥一起悄悄偷吃的美食……


        下一刻白起绝望的呼喊声像是响雷般在耳边炸响,又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周棋洛僵硬地站在原地,他不敢转身,他不敢去想自己刚刚躲开了的是什么,特意挑选的薯片跌落在一片潮湿的赤色中,周棋洛握紧了的双拳中滴答落下的鲜红染花了包装上印着的超级英雄卡的模样。


        周棋洛低哑的嗓音用只有自己听得到声音小声地自我介绍


       “你好,薯片小姐,我是你的周棋洛。”




        这里的Helios其实还是更像周棋洛的性格,基本可以说没有Helios这个身份的性格特点了,因为在下真的一点都不了解Helios,只能假设Helios的冷漠来源于BLACK SWAN所代表的压郁,本性就是周棋洛,然后这里呵总因为一直偷窥悠然,所以他发现了黑悠的存在,不过他之前没有记忆,只以为那是悠然太过寂寞难过而幻想出来的“朋友”,他没在悠然家安监控,所以不知道悠然被黑悠忽悠着换世界的事,但日常的观察Helios已经很明显地发现悠然被遗忘了,因为本身能力的原因,Helios他就怀疑是evol的问题了,他想帮悠然找回存在。


         呵总明显开头多欢脱结尾多悲催了_(°ω°」∠)_


21章后报复性脑洞二

接之前的剧情

下面分段写四个人在事情结束后的生活感受和目睹悠然死亡后又接收了所有记忆的反应,搓手手,已经脑补很多版了!:)


先白起,爱他就要折腾他,作为白夫人在下折腾白起义不容辞


恋与市的动乱终于结束了,evol的存在被彻底公开了,但很快就被国家归入了秩序之下,所有evoler的evol波动的都被记录在册,就像指纹登记一般,而evol特警这次重新成立了相关机构,直接向大众公开,秩序重新回归安稳后,忙得像旋转的陀螺一样的白起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


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那条捡到的银杏手链,手链有些旧了,看得出它的主人很喜欢它,上面的银杏叶有着被经常抚摸的痕迹,断开的地方有修补过的痕迹,看来是曾经断裂过,不知道为什么,白起看着那裂痕觉得很碍眼,不由自主地拿出工具箱小心地修补起来,突然白起愣了一下,他在工具箱的里面发现了好几个半成品的手链,和手中的这个很像,但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做的了,想起那天那个莽撞地把自己置身险境的女孩,白起感觉自己心脏像是被谁紧紧握住了一般,有些抽痛起来,她到底是谁?


再一次遇到那个女孩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她自以为伪装很好的在他附近路过了很多次,想上前与他讲话又不敢的样子很可爱,白起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勾起了嘴角。眼角余光看见她以一种浮夸的演技假装摔倒,却没留意到一旁的脚手架已经摇摇欲坠了,白起快速伸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转身挡住了倒下的脚手架,看她紧张地在自己身上摸索问自己有没有伤到,白起突然就脸红了起来,害怕被发现自己的异常,连忙推开那个女孩,像是掩饰一般从胸口的口袋中掏出那条手链递给她。


“咳,这是你的吧,上次捡到的,一直没机会还给你”


女孩像是楞住了一般,过了一会儿才小心地接过了手链。


“谢谢,我找了很久,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了呢”

女孩的表情既怀念又悲伤,白起忍不住想打断了她的回忆,他不想看到她那样的悲伤,同时又嫉妒着那个让她怀念的人,一句话不过脑子地脱口而出


“既然那么重要就好好保存,它已经断了两次了。”


才说完,看着女孩猛然苍白的脸色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想要补救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办,忍不住摸摸后颈,轻声说道


“下次不要用这样的方式引起我的注意了,很…”


“对不起,打扰了”他看着女孩红了眼眶,对他鞠了一躬后就转身跑了,后半句“危险,我担心”样被堵在了喉头,他想追上去解释清楚,可是却突然收到了紧急任务,下次吧,下次见面一定要说清楚,他很喜欢她接近自己!


但白起根本想不到,再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让人痛不欲生的。


任务归来后他开始日常的空中巡逻,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遇到那个女孩时就远远地看见那个女孩从华锐155层高的楼顶一跃而下,他几乎是瞬间就操控着风想要接住下落的女孩,但往常如臂指使一般的风却像是陷入泥潭一般,滞涉不堪,只能稍稍减缓女孩下落的速度,他几乎是用了此生最快的速度俯冲女孩,轻盈的发丝从他的指间流淌而过,他什么都抓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柔软的身躯撞上结实的地面,大脑中那一直像是笼罩着迷雾的记忆突然清晰了起来。


高中琴房里悠扬的琴声和飞舞的银杏叶,警局的重逢,Black Swan,特签署,追杀,承诺的陪伴,还有那一句


“无论何时何地,我会在坠落时接住你。”


这一次,他没能接住她。


“悠然!”









嗯,其实要是没有黑悠怂恿悠然离开,而黑悠又过于相信自己的经历压根没去追究白起的真实想法,这章可能就是糖式happy ending了,失忆之后再一次爱上你那种_(°ω°」∠)_

衬着脑洞还有灵感,看看能不能把其他几个撸出来,不过……其他人的性格在下更加拿不准,李太太、许太太和周太太们要打亲点打啊(T▽T)


恋与制作人 21章过后的报复性脑洞

21章后,冷静了几天,终于不那么想清掉所有羁绊,直接卸载了,虽然依旧不想去白起的小屋,也不想去见白起,更不想听约会,但好歹可以冷静地清日常了_(°ω°」∠)_


这是一个纯粹报复的脑洞,文笔垃圾不要介意哈,OOC也会存在,毕竟一个是笔力不足一个是每个人的看法也不一样╮(︶﹏︶)╭人称可能有点乱,不排除写到后面会突然沙雕,反正在下现在只写了一章_(°ω°」∠)_


制作人=悠然,可以自己带入ヽ( ̄▽ ̄)ノ


*私设一梦境evol的影响与悠然的生命挂钩,只有悠然死亡才会解除


*私设二除了认识悠然的evoler,没有人记得自己遗忘过悠然


*私设三黑悠是最厉害的evoler,能随意操控各种力量和人的行为,还能带着别人的灵魂移民其他世界


*其他不符合游戏的都可以归为私设,当然要当成OOC也行ヾ(✿゚▽゚)ノ


以下脑洞开始


         距离一切的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恋与市重新回归了平静与安宁,真正的安宁,也不会有暴乱与灾害侵袭这个美丽繁荣的城了。


        但悠然却没法真的开心起来,她之前期望着一切结束后就能回归日常,大家都会再一次记起自己,那些羁绊会再次回到身边,但期望永远只是期望,现实里悠然依旧是个不存在的人。

        虽然因为再一次救了自己而重新认识了李泽言,但那陌生的语气和对她一次又一次的“偶遇”投来的探究眼神让她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

         失去往昔记忆的许墨……或者说Ares危险得让悠然无法靠近更何论重新认识。

         周棋洛无论哪个身份都难寻其踪,别说重新认识了,连见都见不到。

         而白起……自从自己策划了一次“偶遇”被当面揭穿并冷淡地还给自己那个他“捡到的银杏手链”后,悠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再一次面对白起的质疑的勇气了。

         再和悦悦与新朋友的身份逛了一圈后回家又和姑姑他们以他们“侄女的同学”的身份聊了一会电话,悠然看着窗外的黑夜发起了楞,要是自己真的只是新认识的人和侄女的同学该多好啊


         “所以现在要答应我吗?”


        黑悠细白的双手从身后环住了悠然,从那些事情结束后黑悠就一直跟着悠然了。


        看着她努力地想要找回曾经的羁绊,拙劣地制造偶遇,忍着难过以“陌生人”的身份重新认识自己的亲朋好友,然后在深夜看着自己过去的朋友圈满满的回复,和现在干干净净的留言区悄悄掉眼泪。


        就像曾经的自己,她想给悠然也是给自己一个崭新的选择。


        “离开这个世界,重新开始,新的家庭新的朋友新的羁绊,没有evol没有异能没有突如其来的遗忘的新世界”


        久久的沉默,房间里安静得让黑悠以为自己这一次又不会成功时,悠然轻轻地回了一声


        “好”


        终于说动悠然把她忽悠到异世界去了的黑悠欢天喜地地留下来善后——清除悠然存在过的痕迹。


        黑悠动用evol清楚了所有悠然的电子记录和所有她能接触到的实体记录,她甚至潜到悠然所有地同学家里涂掉了毕业照上悠然的脸。


        但最后她却留下了悠然那一条空空荡荡没有一个回复的朋友圈,等她把这个身体也清除了,梦境evol的影响消失后这条朋友圈就会被发现了吧,或许就会出现许多的她和悠然都曾经期待无比么回应了吧!


        虽然知道不是那些人的错,但黑悠还是决定为悠然和自己小小地报复一下那四个人。


        所以黑悠操控着悠然的身体来到华锐的顶层,动用evol确保几个人都在合适的位置后一跃而下。


       下坠的身体经过李泽言的办公室时还小小地操控了一下速度确保正好抬头的李泽言看清了她微笑的脸。


        观景电梯里的许墨正好隔着玻璃与她擦肩而过。


         发丝穿过了正好飞着经过这里的白起张开想接住她的手指,又控制着白起用来接她的气流减缓下落速度让自己不至于把悠然的身体摔得面目全非又不会被救下来。


        然后满怀愉悦地看着经过楼下的Helios敏捷地躲开了下落的悠然。


        终于摔落地面,悠然的身体死亡的瞬间所有记忆蓦然回归,看着四人突然僵住然后剧变的表情,黑悠的灵魂心满意足地撕开空间追上悠然的灵魂前往新的世界。


试胆训练

想着这一次在你身边的语音打折要过去了,顺手把李泽言的试胆训练买了,睡前带耳机听了,结果……麻蛋!根本不敢听完,现在在下老觉得有钥匙开门的声音,床底下有东西在爬!!!!!!!!!都是讲灵异传闻的,老李你这效果太好了,现在在下开窗迎风大喊白起有用么QAQ不敢睡了喂!!!